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670666b.com >

5000字干货丨如何翻译出考官喜欢的英文导游词?

发布日期:2019-08-10 21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汉语和英语词汇有很大的差异,词义不一一对应,词性也不一一对应,汉语是对称性结构,英语是非对称性结构。在翻译英文导游词时,既要顺应英语词义和词性,也要顺应英语的非对称性结构。

  不同的语言之间存在词义相符、词义相异和词义空缺三种情况。翻译英文导游词时,要分别针对这三种情况,作出恰当顺应。

  一个词往往对应多个指称意义,内涵意义就更丰富了。英文导游词翻译时要正确理解词汇在汉英不同语境中的词义差异,顺应英语语境,选择合适词汇,正确传达内涵意义。

  “龙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“至高无上”的含义,已渗透到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,成为一种文化的凝聚和积淀,成为中华民族的典型象征。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,亚洲的香港、台湾、新加坡、和韩国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的腾飞,一跃成为全亚洲发达富裕的地区,“亚洲四小龙”喻指这四个国家/地区经济富于活力。

  译文1“龙”直译为“dragon”,可是在西方文化里“龙”是“邪恶”的象征,故该句可能被外国游客误解为“香港是亚洲四位魔鬼之一”。译文2用“tiger”取代“dragon”,tiger在英文里有“厉害”及“突出”的意思,所以表层看似“tiger”的意象不同于“dragon”的意象,深层看却顺应了原文“龙”的内涵意义,正确传达了原文的意义。

  不同的文化传统、风俗民情、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等导致了人们对客观世界认识的差异,在不同语言之间形成词义空缺,在目的语中找不到对等词。英文导游词中文化负载词使用频率高,而文化负载词具有独特的民族文化内涵,在英语中常常找不到对等的词汇。

  顺应的方法是采用音译或直译,把汉语里的文化内涵意义移植到英语文化世界中去,如:Confucius(孔子/孔夫子)、Laozi(老子)、Tao Te Ching(《道德经》)、kongfu(功夫)、Tai Chi(太极)、好久不见(long time no see)等,这些都已经进入到英语的日常词汇。还有tofu(豆腐)、Peking duck(北京烤鸭)、chow mein(炒面)等,已进入外国人的日常生活用语。

  词性本身往往是障碍,翻译时不能死盯着原文的词性,而是要顺应目的语的表达方式,适当地转化某些词语的词性,使译文通顺流畅,地道可读。汉语动词和形容词突出,英语名词和介词突出。英文导游词翻译中常需要动词转名词、形容词转名词和动词转介词。

  在扬州逗留的时光是沿着东关古街漫步,是在一家惬意的露天酒吧品尝美酒,是在古运河上休闲地游弋的时光。

  在扬州逗留的时光是沿着东关古街漫步,是在一家惬意的露天酒吧品尝美酒,是在古运河上休闲地游弋的时光。

  原文中“漫步”、“品尝”和“游弋”均为动词,汉语动词突出,英语名词突出,所以三个动词分别译为三个名词“stroll”、“taste”和“cruise”,顺应英语表达方式,符合外国游客阅读习惯。

  扬州虹桥坊酒店紧挨着瘦西湖,饭店景观宏伟、仿如世外净土,带给您无限舒适享受。

  扬州虹桥坊酒店紧挨着瘦西湖,饭店景观宏伟、仿如世外净土,带给您无限舒适享受。

  原文中“宏伟”、“净”和“舒适”均为形容词,汉语形容词突出,英语名词突出,所以三个形容词分别译为名词“grandeur”、“tranquility”和“comfort”,顺应英语行文习惯,符合外国游客的审美观念。

  原文中“参观”是动词,汉语动词突出,英语介词突出,所以在译文中翻译为介词“around”,顺应英文的表达习惯,易于为外国游客所接受。

  汉民族崇尚对称美、和谐美,汉语词汇的一个最显著的特征是“对称性”。英文导游词倾向使用四字格,两两对应,结构紧凑,音韵协调,意义精辟,读来酣畅淋漓,别具魅力。而英文单词多由单音节词或多音节词组成,长短不一,不追求对称性。如果按照汉语对称结构直译,外国游客反而觉得重复累赘,不如译为简洁的非对称性结构,符合他们的审美观念。

  原文集中使用“人迹罕至”、“险峰环绕”、“蔚为壮观”、“穿行其间”和“神奇体验”共五个四字格短语描述“雅鲁藏布江峡谷”,语言优美,语势磅礴,冲击外国游客的感官,使他们顿生向往之心,但如果照直译出,会冗长累赘,反而会使他们失去兴趣,不如顺应英语词汇非对称性结构,分别译为“undis-turbed”、“protected by peaks”、“spectacular”、“walk-ing”和“magical experience”,使译文简洁易懂。

  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句子结构,汉英两种语言不但主干结构主谓语有差异,主要修饰成分定语和状语差异也较大,英文导游词翻译时需要顺应英语的主谓语及定语和状语。

  汉语主语的功能较弱,常常可以省略,成为无主句,意思主要通过语境来判断。而英语的主语功能很强,除祈使句外,一般都有主语,且主谓必须一致。英文导游词重点在于推介景点,而景点不能发出动作,所以常用无主句。翻译成英语时,要顺应英语的表达方式,补充主语。

  每当舍身岩畔云雾弥漫,云层中会幻化出一道七色光环,光环中能映出自己的身影,犹如面对明镜。

  每当舍身岩畔云雾弥漫,云层中会幻化出一道七色光环,光环中能映出自己的身影,犹如面对明镜。

  原文是一个无主句,主语被省略了。“光环中能映出自己的身影”,谁的身影?通过语境可以推断出应该是“观光者”的身影。翻译时要顺应英语句子结构,添加主语“lucky visitors”。第二句为避免主语重复,使用代词“They”代替。

  由于中西方的思维方式差异,汉英使用的主语也有所不同。汉语倾向于使用有灵主语,即有生命的物体做主语,提倡“以人为本”,特别喜欢用人做主语。英语常使用无灵主语,即没有生命的物体做主语,因为西方人更注重客观性,倾向于使用客观事物做主语。英文导游词翻译时常需要把有灵主语转换成无灵主语。

  游客们觉得扬州的风景、扬州的人民、扬州的空气,甚至扬州的古建筑都洋溢着生活的安宁与幸福。

  游客们觉得扬州的风景、扬州的人民、香港牛魔王管家婆彩图i葡京扬州的空气,甚至扬州的古建筑都洋溢着生活的安宁与幸福。

  原文中的宾语“a peaceful and happy life(生活的安宁与幸福)”被提至句首做主语(无灵主语),以突出扬州作为旅游目的地的特点。而原文的主语(有灵主语)“游客”却被省略了,因为该信息不言自明,这种可有可无的信息不符合英语的简洁原则。

  汉语的谓语独立性强,形态不受主语支配;而英语的谓语独立性不强,形态受主语支配。汉英翻译时要顺应英语的时态、语态、语气和搭配等。英文导游词翻译尤其要注意语态和谓语搭配的顺应,汉语主动态常常要译成英语的被动态,动词结构要译成系表结构。

  原文是一个主动句,省略了主语,而英语句子一般要有主语,所以翻译时把关键信息“猴子”(花果山的象征)提到句首做主语。此处猴子是受动者,所以谓语译成被动语态。主动句译成被动句,突出景点重要信息,顺应了外国游客的审美习惯。

  汉语动词突出,谓语较倾向于使用动宾结构或副词+动词、动词+补语等表达形式,而英语中的谓语除实意动词结构外,还使用大量的系表结构。谓语是用来描述主语的,如果是描写主语发出的一个动作,就用实意动词,如果是描写主语的性质或状态,就用系表结构。

  原文中动词词组“被称为”如果直译为动词结构的被动态“is called”的话,外国游客也能理解,但终究会觉得拗口,这是中国式英语;如果顺应英语表达习惯,译为系表结构“are famous as”,更易为外国游客所接受。

  定语和状语在汉语中一般习惯前置,而在英语中习惯后置。英语注重尾重,较长的词语和“累赘的成分”一般移至句尾,尤其短语和从句。英语从句的句法位置相对灵活,但表现出一定的后置倾向,而汉语则以从句前置为优势。

  对天性守礼的中国人来说,好客是一种神圣的传统。按照习俗,在这个礼仪之邦,人们总是用优雅的欢迎仪式,欢迎远方的客人。

  对天性守礼的中国人来说,好客是一种神圣的传统。按照习俗,在这个礼仪之邦,人们总是用优雅的欢迎仪式,欢迎远方的客人。

  在汉英两种语言句式中,如同时出现时间状语和地点状语,位置也不一样。英语中地点状语在前,时间状语在后。而在汉语中,时间状语在前,地点状语在后。英文导游词翻译时要把时间状语调至地点状语后面。

  原文“1982年”译成时间状语“in 1982”,“中国”译成地点状语“in China”,一并后置,且时间状语“in 1982”移至句末。

  汉语“主观色彩”浓厚,含蓄且大多空灵,具有朦胧美,是一种“模糊”语言,多意合,常用分总结构;而英语“客观意识”突出,偏理性,注重形式和逻辑,用词言简意赅,是一种“清晰”语言,多形合,常用总分结构。英文导游词为吸引外国游客,偏好托物寄情、借景抒情,语言通常过于华丽,翻译时要使用客观简洁的语言,篇章结构上要意合转形合,分总结构转总分结构。

  汉语属表意文字,侧重意合,语言组合在外部形态上没有明显标记,而主要依靠意义上的关联来统领。英语侧重形合,在外部形态上有明显标记,具有丰富的形式组合手段,如词形变化、指代词和各种连接词等。英文导游词翻译要顺应英语篇章组合特点,把意合转换成形合。

  原文外部形态上没有明显标记,主要依靠意义关联,属意合。而译文使用“when”引导时间状语从句和“which”引导定语从句,将内在逻辑关系显化,意合转形合,顺应英语篇章组合的特点。

  汉语段落一般没有主题句,通常以归纳式方式展开,先阐述论证,结论往往会放在段落末尾,属分总结构。而典型的英语段落像一篇相对独立的小论文,有一个主题,并冠以主题句,常以演绎方式展开,属总分结构。英文导游词翻译时要顺应英语篇章结构,把分总结构转换成总分结构。

  汉王的陵墓隋帝的锦帆;唐宋的寺庙明清的园林;历史上的扬州是何等辉煌,何等繁华。

  汉王的陵墓隋帝的锦帆;唐宋的寺庙明清的园林;历史上的扬州是何等辉煌,何等繁华。

  原文首先提及汉隋唐宋明清六个朝代的古迹遗存,然后总结“历史上的扬州是何等辉煌,何等繁华”,属分总结构。翻译时,该总结性话语被移至句首,变成主题句“Yangzhou has been brilliant and prosperous in history”,突出主题,然后再阐述古迹遗存,分总结构转换成总分结构,顺应英语篇章结构特点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